當前位置: 首頁 » 學齡前教育 » 富養孩子別忽略這些底線

富養孩子別忽略這些底線

在國外的中文論壇上,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關于對孩子“窮養,富養”的討論,大家討論得熱熱鬧鬧,我也借這個話題,梳理一下這些年養女兒的經歷和體會,談談我眼中不太一樣的“富養”之道。

讓孩子自己說“錢花在哪里最值得”

大女兒5歲時我們來到美國。那時,孩子爸爸一個博士后的薪水養三個人,房租一個月一千塊,什么東西換成人民幣都讓我肉疼(當時一美元值八塊多人民幣),這些加上身份和工作的不穩定,讓我對家里的經濟狀況有深深的不安全感,甚至是恐慌感,恨不得一塊錢掰成幾半花。

在那段谷底的歲月里,女兒很懂事地和我們一起走過來。去中國店買菜,她的眼睛總是被花花綠綠的小食品吸引,可是她記住媽媽說的話:“每次只能挑一個,不能超過一塊錢。”在超市里看到喜歡的玩具她會拿起來先看價簽,太貴了就放回去。

這樣的日子過了五年,隨著孩兒爸找到穩定工作,我們有了綠卡,再后來我也有了工作,家里的日子不再那么緊巴,我花錢的手也慢慢地松了起來。我不再給孩子買人家的舊衣服。等到女兒上了初中,對穿衣戴帽有了自己的想法時,我就帶著她一起去商店讓她自己挑選,現在更多的時候是她和朋友一起去買。

孩子小的時候對金錢沒有什么概念,漸漸大了,看到周圍的人和事,就有了想法和疑問。面對這些,我知道不能回避,敷衍,只能正面地去和女兒交流。記得上初中時女兒說:“有的同學家沒有自己的房子,住公寓,自己都沒有單獨的臥室,可是她們卻背著coach包,穿著coach鞋。”我說:“我們和人家一樣都不是富人,只是每家的父母把錢花在不同的地方。我們更愿意把錢花在你學鋼琴,長笛,滑冰,網球,游泳上。你說哪種做法更值得?”

別讓物質成為孩子的負累

我一直都沒有富養還是窮養的概念,也沒有為此糾結過。跟著家里的收入走,跟著孩子的需要走,邊走邊把自己的金錢觀價值觀灌輸給孩子,這樣孩子也不會糾結,不會為物質所累。

我讓女兒知道:你不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家里的錢不是大風刮來的,每一塊錢都是父母辛苦工作掙來的。我們對你物質需求的滿足是有限度,有選擇的,更不會超越我們能力所及的。

我讓女兒知道:考試得了好成績,比賽得了獎是你為自己做的,爸爸媽媽會為你高興,全家會出去吃飯慶祝,可是我們不會事先懸賞,也不會事后現金獎勵。

我讓女兒知道:一個女孩子打動人的是健美的身體,自信的眼神和陽光般的笑容,沒有這些,穿再貴的衣服人們在心里也不會給你打高分。

無限的愛和有限的物質并不矛盾

守住這些底線,并不意味我是個在金錢上苛待孩子的媽媽。女兒去外州參加國際科學大賽,去華盛頓領獎,我都會帶她去買漂亮的衣服,去做頭髮,去買好的化妝品。女兒和朋友去逛mall,看電影,吃飯,如果她需要20塊錢,我會給她30,回來后她會主動把剩的錢還給我。

特別是女兒上高中以后,校內校外參加的很多活動都要花錢,有時我們也會私底下嘮叨一句:“這真是花錢如流水啊!”可是該花的時候我們從不猶豫。記得九年級女兒試著組織debateclub(辯論俱樂部)的時候,她對我說:“媽媽,要加入一個全國的組織,需要交200多塊錢的會費。可是現在還沒有幾個人,而且他們幾個都猶猶豫豫的。”我說:“你不用擔心這個錢,需要交的時候我們為你付。”盡管最后club沒有辦起來,可是女兒知道爸爸媽媽一直在支援她。

特別是這一兩年,我們對她自己的花費越來越放松,可是她自己懂得分寸,所以還沒讓我們頭疼過。

十一年級的暑假她去華盛頓參加一個一周的活動,所有費用主辦方都包了,沒有需要花錢的地方,可是我還是給她100塊錢。活動結束后我們全家在華盛頓又玩了幾天,在歷史博物館,妹妹挑了幾件紀念品和書,交款的時候,我一時著急找不到信用卡,大女兒連忙從自己的包里拿出錢。后來她又在路邊的小店給妹妹買了一件紀念衫。我跟小女兒說:“看,姐姐多好!”大女兒馬上說:“那是媽媽的錢。”回到家后,她把剩下的錢交給我,我隨便問了句:“你買什么了?”她說在Smithsonian博物館買了些紀念品,是送給她的好朋友們的。

就這樣,在我還沒明白啥是窮養、富養的時候,孩子就長大了。

看到關于窮養富養的討論我問女兒怎么看,她說:“小孩懂事之前不該富養。”看來小時候的苦日子在她的身上沒有成為負能量,而是讓她懂得了父母給與孩子的無限的愛和有限的物質之間是不矛盾的。

我相信女兒未來的生活一定會比我們好,她一定會有不同于我們的消費方式,同時我也相信,有些東西是會代代傳承下去的。

寶寶俱樂部 - 媽媽从懷孕到寶寶出生成長的育兒樂園,提供各種媽媽寶寶的育兒知識,經驗分享。

Scroll to top